新闻中心NEWS

媒体关注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媒体关注

【四川在线】BOSS来了丨四川能投集团董事长郭勇:向死而生 国企要做“杂食动物”

文章来源: 四川日报   发布时间: 2017-03-01 09:56:54   点击次数:

\

刚刚过去的一年,四川能投集团利润额位居省属国企之首;总资产达到990亿元,是成立之初的5倍,营业收入是成立之初的近20倍。这样的成绩单背后,有着怎样的一个掌舵者?

四川能投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郭勇,顶着全国首位公招大型国企高级经营管理正职的光环,其身份本身就是改革的代名词。他直面改革,希望国企能在新常态下探索出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。

□本报记者 梁现瑞 李欣忆

如何避免在行业周期低谷死掉?

学会十八般武艺自然饿不死

记者:2015年,按照省委省政府的安排,能投集团对川化集团实施整体重整。川化的困境,深层原因是什么?

郭勇:任何行业都有周期,如果只做一个业务,遇到周期的低谷,死掉的可能性很大。周期回暖,又活过来。没有合适的业务结构、资产结构,必然陷入兴衰交替。木工活路多,木匠生意就好,但我如果只会做木匠,做不来别的,过一段时间也许就没活路了。如果我会十八般武艺,铁匠、木匠、泥瓦匠、裁缝,啥都会,怎么都饿不死。

企业要可持续发展,就要有合理的产业布局。只在一条河里捞鱼,这条河没鱼了,就死了。要学会在河里、湖里、海里都能捞鱼。国企要从单栖生物变成两栖生物、杂食动物,生命力就强了。

记者:产业布局单一只是问题的“表”,深层的“里”是创新能力匮乏。川化陷入困境,主要就是创新转型不够快,不够坚决。

郭勇:确实如此。转型升级是一个长期过程,有的时候需要不断改良,有的时候需要壮士断腕的抉择。比如,解决房子供热问题,以前生炉子烤火就行,但是现在都不用炉子了,你还在研究怎么把炉子做得好做得漂亮,是不是找死?不跟进潮流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国企如何保持创新动力?

保持死亡恐惧和饥饿恐惧

记者:国企怎样才能保持创新动力?

郭勇:人类的原始恐惧主要来自死亡,为了抵御死亡远离饥饿,就必须奋力求生。人如此,企业亦然。由于体制机制的原因,“国企死不了”的现象和思维定式普遍存在,这是国企屡屡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。要通过改革来解决国企创新动力问题。具体来说,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。市场机制一个根本的原则是淘汰机制,优胜劣汰,而不是国胜民汰、大胜小汰。真让国企死几家,危机感就来了,创新的动力也就来了。向死而生,此之谓也。

记者:一说到创新,很多人只会想到技术创新、高科技新技术等,把科技含量作为标准。

郭勇:创新是企业走出困境的唯一途径,但不是非要弄一个特斯拉才算是创新。真正用心把不同的商业元素组合起来,把大家都会做的事情重新组合起来,也就实现了创新。创新是要素的新组合,不是换设备,而是换思路。

山东有一家火力发电厂,常年亏损。该厂突发奇想进行了一次尝试,用火力发电产生的余热养热带鱼,用集装箱装满海水养鱼,一年可产出三次成鱼,一次就上千斤。小规模试验后,将规模扩大到上千个集装箱,最终结果是,养鱼获得的收益比发电还多。

能投有什么“混改”法宝?

用“四个有”吸引民企来“混”

记者:我们现在一提“混改”,很多人立即会将其“窄化”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两种不同身份的企业之间的“混改”,但我们的理解,“混改”是一个更宽泛的范畴,比如资本和技术、人才的混合,在这些领域,能投有没有一些进展和设想?

郭勇:能投成立之初,只有10亿元资本金。要想做更大的事情,必须找若干合作者。只有走“混改”这条路,才能完成这么大规模的产业布局。

记者:也就是说,能投是“逼出来”的“混改”,倒逼的“混改”。

郭勇:对。只有这么多钱,每一分钱都很宝贵,就想能一分钱当五分钱用。怎么办呢?那就发挥国企的带动力,找民企合作。

记者:有些“混改”进行不下去,民企不愿意来。你们是怎么做到让民企愿意来“混”的呢?

郭勇:总结起来是“四个有”:要有利可图,民企肯定是冲着赚钱来的,你要让它有合理的利润;有能力,我们的单个项目资金不多,项目体量不大,民企有这个资金实力进来;有希望,项目都是国家鼓励的,例如分布式能源、供应链金融等,我们希望打造以国企主导的完整的生态系统;有位子,董事会里平起平坐,民企不同意事情就通不过。

四川铁投广润物流